育儿丨放养教育与协作教育大不同

教育的力量是巨大的。放养教育和协作教育是美国典型的两种育儿方式。回想我们的童年,也是随时找邻居玩,到处乱跑,很自由,所以就认为“自然放养”才是真的童年,这样的看法又与网上宣传的国外家长养孩子轻松不谋而合。什么是真相?只有在大量的长时间调查之后,得出结论才会接近真相。美国学者Lareau带领自己的研究团队,全面调查了大量的案例之后,发现放养教育仅仅出现在美国工人阶层,而美国的中产阶层却用的更加积极的协作教育。

儿童美式足球

怎么养?放养 VS 协作

日常生活安排

放养教育的日常安排一般是,从放学后,孩子有很大的自主性来选择,去公园玩,和亲戚聚会,和邻居小孩子玩滑板、做游戏。这些孩子自主自由的活动和有组织、有计划的社会集体活动不一样,而后者是协作教育的最大特征。

协作教育Concerted Cultivation的最大特征是父母会为孩子安排一些列有组织有计划的社会活动,家庭聚会和学校活动都不算。这些活动包括:参加定期训练和定期比赛的足球俱乐部,类似的活动还有合唱团、舞蹈以及舞台剧等等。孩子参加这些活动,就可以接触到家庭和学校以外的人群。早期,孩子们能在这种有组织有计划的活动中接触到家庭和学校以外的成年人,会让他们在学校和以后的工作环境中,自如地和领导、有权威的人士打交道。

语言交流方式

采用放养的工人阶级家庭的父母与孩子的语言交流更少。家长习惯用命令式的口吻来对孩子说话,孩子习惯于这种方式之后,不再质疑和挑战父母的言论。当孩子与家长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孩子通常会选择顺从。工人阶层家庭,家长和孩子的关系等级比较明显。

中产阶级家庭的父母和孩子关系是平等的,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允许质疑和注重沟通技巧。家长喜欢和孩子交流,不会采用下命令的方式,而是讲道理的方式。家长鼓励孩子提出自己的想法,也允许孩子质疑和挑战父母的言论。当与孩子产生矛盾的时候,父母注重沟通技巧,并教会孩子通过谈判斡旋来解决冲突,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是使用暴力。

家长和孩子之间不同的交流方式的结果是,采用平等交流的孩子更加自信和大胆,口才更好,思维更开放,对抽象概念理解更深刻。在面对权威人物的时候,比如老师、领导等,会更加从容,表现更好。

对学校活动的态度

工人阶级家庭的父母则依赖于学校对孩子的管理,较少出席家长会和学校活动,家长会的出席率低,不关心自己孩子的学业。当面对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不一致的情况,部分家长对学校的规章制度不屑一顾,比如教孩子打人等等,即便被退学也不反思。当孩子在学校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时候,他们不会据理力争,要嘛选择无视,要嘛选择沉默,并教育孩子不要惹麻烦。家长的态度潜移默化给孩子,让孩子在权威面前无能为力,合理需求无法得到满足,委屈无法得到伸张,打击孩子自信,让孩子很沮丧。

中产阶级家庭的父母更多参与学校组织的活动,响应老师的号召。当孩子受到不合理、不公正的待遇时,会立刻出面与老师理论,甚至会通过家长联合会的方式向学校和老师施压,要求老师调整做法以更适应学生的需求。中产阶级父母会告诉孩子,老师应该根据学生自身的学习进度来调整教学,而不是让学生去适应老师的教学进度。带孩子去看病时,中产阶级父母鼓励孩子自己向医生描述病情。

结果大不同:服从意识 VS 权利意识

面对权威人物时的气场不同

工人阶层的子女平时在家和父母的关系是有等级的,导致孩子在和老师交流的时候不敢看老师的眼睛,回避眼神交流。与陌生人打交道没有自信,显得不自在。而眼神交流、自信的握手和在权威人物面前展现出自如会给人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这些会让工人阶层的孩子在未来的社交场合和职场生活中出于劣势。

中产阶级子女从小就参加各种社交活动,频繁与成年人接触。所以在面对老师、领导和成年人的时候表现出自信、自在和不卑不亢。也有勇气质疑成人和权威,有胆量和底气向成年人提要求。这都是家庭中的平等教育的结果。孩子们即便和成人、权威讲话的时候,也会看着别人的眼睛,和别人握手,流露出自信。

面对规则时的态度不同

工人阶级家庭中,作为工人阶层的父母在工作中习惯于接受权威和领导的安排,这导致在家庭中,对孩子使用命令式教育。孩子们接受这种教育后,没有勇气和胆量去挑战父母、学校和权威。因为父母和家长较少有语言交流,孩子也就不具备谈判能力,与成年人、老师打交道的时候,也不知道如何进行有效的互动,或者调整策略达到理想的交流目的。

中产阶级子女从小在家就有和父母谈判辩论,所以他们不论性格是内向还是外向,都擅长让一场互动中让自己更为有利。面对规则的时候,工人阶层的子女会感到约束,但是中产阶层的子女会尊重规则,因为他们从小就学会了在不打破游戏规则的情况下,如何让自己获得优势,比如通过和老师谈判、说理来让规则变得对自己有利,让规则为自己服务。

事实上,不算是社会上的成年人还是学校老师,都更认可这种理性地交流方式。中产阶层的孩子在不断的练习中,早已经总结了很多如何为自己争取权利的经验,不管在学校、医院还是社交团体中,这也将成为他们踏入社会生活和职场生活的宝贵经验。

本文参考:德国育儿研究。作者悠悠妈,教育专栏作者,德国早教研究者与推广人。

相关知识